首页 -> 精彩清江 -> 巴土文化

土家族“跳丧”的渊源与巴人白虎图腾的关系

时间:2014.05.06  作者:王双跃  关健词:巴土文化    返回上一页>>

湖北省考古研究所著名考古专家王善才教授在《跨世纪国际名人名作·中国科技文化卷》“香炉石文化:古代早期巴文化揭秘”一文中写道:“在鄂西古称夷水的清 江之滨,在神秘而古老的武落钟离山下,自夏时期至今,居住着一个古老的民族——土家族,那时人们叫他巴人,经过千百年的繁衍生息,古代巴人创造了神奇而璀 璨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我们称之为巴文化。”著名历史学家童恩正教授在《古代的巴蜀》一书中运用丰富的古代文献阐述了巴人最早祖先发源于湖北清江流域。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世代土家儿女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艺术遗产,特别是多彩多姿的民族民间舞蹈《跳丧》堪称我国舞蹈宝库中的明珠。

本文就巴人图腾与“跳丧”的关系谈点浅见。

“跳丧”是我县土家族悼念死者的一种祭奠歌舞,它的内容丰富,舞段纷繁,保存着远古时代的纯朴风格。

“跳丧”在鄂西地区说法不一,如“打丧鼓”、“跳丧鼓”、“撒叶儿嗬”等,以“打丧鼓”说法为最普遍。

“跳丧”一般是死了老人才举行,土家人认为是“顺途路”,是“升天”称为白喜事,因此,不分死者是男是女,也不论死者名望高低,职位尊卑,不论是酷热的 夏天,还是大雪纷飞的严冬,乡邻亲友不顾劳累地来到孝家打丧鼓,土家人以此来怀念故人,即便是死者与别人结下了仇恨,活着的人也不计较,照常到孝家“跳 丧”,这叫“生不记死仇,亡者为大”。在个别地区,还有年高或久病未死的老人,要求人们在他(她)面前“跳丧”,这称之为“打活丧鼓”。

打丧 鼓这天,死者家属在乡邻到来之前,就有提前帮忙的人,杀猪宰羊,挑水劈柴,烧茶香烟,生火办席。死者入验后,棺前供上灵牌,点香亮烛。在紧靠棺材的左前, 地面放一木制脚盆。置上一个直径为一尺三、四,高二尺多的自制大牛皮鼓,临时用刀削锤一对,入夜,一批又一批打丧鼓的人来到孝家,由一人击鼓而歌,二人踏 着鼓点接歌起舞,有时四人交替和穿插对舞,称之为走“四门”或“升子底”。由于跳丧的人很多,随时有人不打招呼地挤进表演区争着跳。舞者边跳边饮酒。民间 艺人说可以激发精神,尽情歌舞。

“跳丧”的舞段名目繁多。全县初步归纳有以下几类。

以音乐中的衬句定名的有“么姑姐”,“么年火”、“叶叶嗬”。

按动作调度名的有“四大步”、“滚身子”、“倒杈子”。“穿丧”、“大四门”、“小四门”。

按演唱内容定名的有“怀胎歌”、“哑谜子”,“血盆经”。

按音乐曲牌定名的有“待尸”、“摇丧”。“半声”,“双狮抢球”,“杨柳”。

“跳丧”的演唱内容十分丰富,包括崇拜白虎,前朝后汉的古人业绩,民间故事传说,猜谜语,农业生产,带姐带郎情歌以及怀念亡者的悼词,除此以外,民间艺 人往往即兴创作的唱词很多。如激发他人跳丧的词:“不会打丧鼓的不该来,就在家里打草鞋,卖几个钱买棺材”。又如“不会打丧鼓的巴墙站,等到孝家煮稀 饭。”

“跳丧”的演唱无固定的程序和专门的仪式,由于通宵达旦的歌舞,往往午夜后,民间艺人演唱少量的色情笑话,以此来驱赶人们的倦意。

舞蹈是反映生活、表现思想感情的艺术,“跳丧”也不例外。它深深扎根于土家人民群众之中,与人民生活紧密相连。它成了土家人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 部分。虽然屡遭反动统治阶级的摧残甚至在文革期间还扣上了“四旧”和铺张浪费的帽子,但它仍保持旺盛的艺术生命,散发着浓郁而纯朴的泥土芳香。

跳丧与土家人的独特信仰、风俗习惯、民族心里素质有密切关系,“跳丧”这种形式,曲调高昂动听而不狂,低沉而不悲。节奏明快,跳跃性强。这与土家人们勤 劳勇敢、朴素善良、崇尚节俭、求美饰容、喜歌善舞的心理素质相吻合。从目前“跳丧”来看,除了有祭祀的主要功能外,还有着强烈的竟技性。男女老少,集于丧 次,唱歌跳舞,谈笑风生,这些本身就充满了生活情趣。

“跳丧”除以上特点外,还有如下艺术特色。
  (1)不论什么舞段,二人或四人表演的动作,均为对称 动作。表演者的姿态一般为曲膝扣胸,八字步,整个身体随着双膝的屈伸产生颤动,双手一般为绕手和向上穿掌,手、脚、身体一般向同一方向动作,人们称之“顺边”。
   (2)动作调度较有规律。第一种调度是,二人面对绕手,再向对方右侧上步,交换位置;第二种调度是,二人面对绕手,再向对方右侧上步,然后向左转圈回到 自己原来位置;第三种调度是,二人左脚起步,第一步面对面,第二步背对背,第三步面对面,第四步背对背,然后向左转半圈,成为面对面,这种动作调度在核心 舞段中出现较多。
  (3)“跳丧”中脚的动作很丰富,我县乐园、榔坪等地区,习惯将左脚或右脚提起后,向另一只脚前方点一下再行走,资丘、桃山 等地区,习惯将左腿吸起,作为起步的动作,渔峡口的双龙等地区,行走的第一拍,左脚向左右占摆一次,乐园、榔坪、火烧坪地区,行走时,身体显得松弛,小平 步行走,民间艺人称为“碎米子步”。行走时,像踩在棉花上,随着音乐节奏颤动,给人以轻盈之感。我县的西南地区,即资丘、桃山、麻池、渔峡口等地,每一行 步脚掌紧紧抓地,民间艺人称为虎步,步伐迈的较大,显得稳重有力。
  (4)“跳丧”的音乐是由伴奏鼓点和唱腔两个部分组成,在实际演唱中,它们 是鼓、歌、舞不可分的三位统一体。“跳丧”音乐有很多不同的曲牌组合成联体形式。节奏变化复杂,它的核心舞段的音乐是6/8节拍。其它是2/8,4/4和 2/4的节拍。“跳丧”音乐的演唱形式,分高腔和平腔两种。一般是以高腔为主,高腔刚劲高吭,如声振林木;平腔舒缓流畅,似潺潺流水。由于音乐节奏丰富, 有张有驰,有快有慢,显得气氛热烈,百听不厌。

“跳丧”中的鼓既是伴奏乐器,又是鼓师(击鼓者)指挥舞蹈变换曲牌和情绪的工具。击鼓点子有两 种形式:一是6/8拍子基本节奏的形态是× ×-×  ××   ××   ×   ××   ××  或者是×   ×-×  ××   ××    ×××(“×”即鼓心音,“O”为鼓边音)二是按音乐节奏和音符击鼓,击鼓的部位随时变化,即击鼓心、鼓边、鼓帮。一般的击鼓规律是:领唱时,以击鼓边或 者较轻的击鼓心,便于跳舞的人和围观者听清楚内容;当表演者接歌时,重击鼓心,以鼓助兴,增强气氛;击鼓帮一般为领唱时的预备动作。

总之,即是相同的节奏,在击鼓者的演唱中也是时而热烈奔放,时而轻缓徐徐。

击鼓者的身份,随着音乐节奏和动作情绪不断颤动,与舞者遥相呼应,和谐自然,有时随着情绪的转换,进入表演区,舞之蹈之,敲之击之。
   (5)击鼓者统管着“跳丧”中各种音乐节奏和舞段的变换。“跳丧”开场有6/8节奏的音乐领唱,同样又有这个节奏告诉表演者将要跳的下一个动作名称。也 有采取突然变调,变节奏领唱或者把各种曲牌抽出部分组合成一个“杂牌子”,称之为“三合一”,“四合一”。跳丧的人依据领唱的内容和节奏的变换,形象地做 出各种舞蹈动作,衔接自然,情绪与动作对比鲜明,完整统一。

“跳丧”早在唐宋间有书记曰:“巴氏祭祖击鼓而祭”。“巴人好踏啼……伐鼓以祭 祀,叫啸以兴哀。”(引自《鄂西土家族简史》。史称“巴人尚武,父母初丧,鼓以道哀。其歌必狂,其众必跳”)。(引自一九八三《山茶花》专号)史料形象地 概括了“跳丧”的表演形式和它民族的丧葬习惯。据《中国古代史》记载:古代在荆楚   性部落群西部是庸、卢、彭等群蛮部落。荆楚西即鄂西一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卷九十六记载:古代有一种人死后,“戚邻咸聚,挝鼓乐作至夜的风俗,这个风 俗类似土家族的“跳丧”。我县元末的《桃山田氏族谱·卷首》记载:我始祖落籍桃山,地虽偏避,风却古朴,如巴里郢腔,即十姊妹与打丧鼓歌等类……”。道光 年《长阳县志·卷三》土俗(丧俗)中载:“临葬夜,众客群挤丧次,一人擂大鼓,互唱俚歌,名曰唱丧鼓,曰打丧鼓。”我县清代土家诗人彭秋潭在竹枝词中写 到:“谁家开路添新鬼,一夜丧鼓唱到明”。彭秋潭自注:“向夜众人挤于丧次,一人擂大鼓,彼此相互歌唱俚词,谓之唱丧鼓也。”《长乐县志》习俗的(丧祭) 中载:“家有亲丧,乡邻来吊,至夜去旧伴亡,于柩旁击鼓,曰丧鼓,互唱俚歌。

“跳丧”艺术究竟始于何时何地,至今无统一定论。

笔者认为“跳丧”是巴人图腾舞蹈演变而来的。
   1、王善才教授在《古代早期巴文化揭秘》一文和童恩正教授《古代的巴蜀》一书中都以较大篇幅阐述土家族是巴人之后裔,而古代巴人起源于鄂西清江流域。 “跳丧”目前所流行的区域,除极少数地处长江沿岸外,大部均在清江流域一带的长阳、五峰、巴东等县,其中长阳县境内颇为盛行。五峰、巴东两县有“跳丧”的 地区,恰巧同长阳县毗邻。
  2、1956年在我县大堰钟家湾龙洞发现距今近二十万年前的“长阳人”,1992年4月在长阳鲢鱼山旧石器时代中期 洞穴遗址中,发现了几处面积较大的古人类用火遗迹,距今9至12万年,在清江沿岸发现多处新石器时代中期和晚期古人类的居住遗址,在相当商、周、春秋、战 国和秦汉等各个时期,还有青铜器等文物出土,如巴氏剑、虎钮钅享  于、青铜特磬等,一是证明巴人的图腾信仰是白虎,二是证明巴人在长阳一带的延续,从现在的“跳丧”中的唱词分析,有崇拜白虎的内容、动作仿虎较多,如“虎 抱头”、“猛虎下山”。在棺材上铺盖虎毯,这些足以说明“跳丧”与白虎图腾有着密切的关系。
  3、“跳丧”动作,很多是模仿动植物或飞禽走兽 的。如“老鹰展翅”、“猴子爬岩”、“古树盘根”,表演者把诸如此类的各种神态,非常逼真地刻划出来,这是由于土家族人民及其先民——巴人在长期的生活实 践中,有过仔细的观察,否则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表现的内容而又是土家人世代生活在鄂西大山区特定的环境里才能认识到的。
  4、我县香炉石遗址 的发掘,再次证明早期巴人应是在清江中下游的长阳山区,沿着长江东西两个方向延伸,其西到达川东以及继续扩展到川中地区。因此可以说,武王伐纣时,巴人打 仗时所跳的军前舞,史书讲的巴渝应在“跳丧”之后,而不应该是某些人所说的“跳丧”是巴渝舞或军前舞演变而来的。否则,军前舞、巴渝舞又是什么演变的呢?

总之,从现在的文字资料来研究分析“跳丧”的产生是远不能奏效的,因为“跳丧”终究是一种视觉艺术、造型艺术,对于它的探索离开了具体舞蹈动作造型姿态 是十分困难的。例如跳丧中的“猛虎下山”动作,二人一跃一掀,然后吸腿弓身,相对逼视,撞时,紧接跳跃性的转圈后,成左弓前步,轮右臂,口中还发出阵阵咆 哮声,逼真地模仿着猛虎扑食的各种动作。这些动作,对于我们探讨“跳丧”与图腾的关系是有帮助的。 (作者单位:长阳县博物馆)
(原载《中国早期巴文化·香炉石遗址发掘与研究》一书,1997年9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