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清江 -> 巴土文化

夷城——巴国第一都

时间:2014.05.06  作者:admin    返回上一页>>

   夷城,是巴人故里,巴子国的第一次建都之处。历史有明文,地下有遗物。然而,它尚未为世人所共识。本文仅从两个方面来阐述此题。一、悠悠古夷城。二、巴国第一都。不妥之处,请学者指正。

  一、悠悠古夷城

   夷城在哪里?我们根据史籍的记载和地下发掘出来的文物①②,可知夷城在香炉石文化遗址周围之地(今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渔峡口镇)。但这一带并无城廓遗址, 何以言“城”呢?清同治《长阳县志》解释说:“城即山也”。山地之人,依山以为城,《左传》中已有记载,不足为奇。我们说夷城在长阳渔峡口镇,是因为:
  1、史籍有记载
  《后汉书》、《晋书》记载古代巴人著名领袖巴务相被武落钟离山五部推为廪君后,首先出征盐水女部,“复乘土船,下及夷城”。
  夷水、盐水即鄂西清江;盐阳今名盐池温泉;唐代曾置盐水县,在长阳与巴东毗邻之长阳境内。原始社会时,酋长盐水女神被廪君射杀,廪君“复乘土船,下及夷城”。“于是君乎夷城,四姓皆臣之。”可见夷城在盐阳之下,是联合酋长廪君的驻地。相当于今日的京都。
  2、地貌相符
  《太平寰宇记》记:“夷城山石曲,泉水亦曲。廪君望之而叹。山崖为崩,上有平石方二丈五尺,因立城其旁而居之,四姓臣之。后死,精魂化为白虎也”。《晋书·李特载记》亦有同样记述,并言廪君“休止于方石上,投策计算,皆著石焉。因立城居之,其后种遂繁。”
   长阳香炉石文化遗址,其地形地貌特征与上述记载完全吻合③。香炉石即史籍记述之平石。它高约八九米,粗30米,顶部较平,呈方形,岩腰四周脱落,成上粗 下细,顶方底圆的形态,“香炉石”石下两峰峙立,中有宽10余米,长100余米的斜坡地带。下临清江(夷水)30余米,层层土墩,如“卩皆  陛相乘”。江水随着江边石岸的弯弯曲曲而流淌。古代大树蔽天,崩石堆积,自江边向上看,望之如穴。
  3、地名犹在
  清《长阳县志》转引《通典》:“古直城一名鱼城,在长阳县西北五十里,四面险要,为守御要地”。此书所言之夷城,鱼城,古直城,都在长阳境内。夷城,许多专家学者已论证为香炉石遗址那片土地了,而鱼城,古直城又在何方?
  原来,它们都指同一个地方,即夷城。问题出在汉文记巴音,音同字异上。
   香炉石(夷城)下首有一陡削的石崖,名曰姑子坡。这地名从古叫到今,地名颇有母系氏族遗意(这一带原为盐水女部领地)。巴人的传人,土家人对“姑子”、 “古直”的发音,本无多大区别,《通典》仅记其音误把“姑子”记“古直”。至于“城”与“坡”也无区别,因“城即山也”。鱼、夷二字虽现代汉语中读音有 别,可在土家语里至今都读“夷”音。显然,这也是汉文记巴语之误。
  4、有文物为证
  1988年至1989年,湖北清江隔河岩考古队 先后对香炉石遗址进行了发掘,获得夏、商、周时期的文物近万件(不包括大量的动物遗骸)。这一遗址,不仅出土遗物相当丰富,而且所反映的文化内容也引人注 目。出土的卜骨、卜甲和陶印章,不仅反映了这一时期鄂西山区古代巴人的文明程度,也为研究我国商周时期文化发展增添了珍贵的实物资料,为我们研究鄂西清江 流域古代民族文化和经济发展情况提供了丰富而极为珍贵的实物依据。同时也为了解这一地区与周围相邻地区的古代异同及其相互联系提供了宝贵的线索。
  香炉石遗址堆积共分7层,有夏商周至东周时期的陶器,石器,筒瓦,陶网坠,陶纺轮,骨器等,每层次之间的传承和发展关系十分明显。
  该遗址有大量的石器,陶器之类生活用品,有渔猎用的网坠,有纺织用的陶纺轮,有酋长问事巫师卜卦的卜甲、卜骨,有酋长或国王用的御玺瑞信物。这些文物证明:这里曾是一处人口密集的都市,是酋长“办公”的首脑机关所在地,亦即后人所谓的“都”。
  首建夷城并在此定“都”的是廪君。
  廪君征服盐水女部后,“复乘土船,下及夷城”。因立城其(平顶大石)旁而居之。此后,廪君“驻捍关而王巴”。这些都是十分明白的记载。
   《后汉书》说,廪君是“巴氏之子”。其时,无君长,事鬼神。在他的出生地:武落钟离山以外的百余华里,还有个保留母系氏族社会状态的盐水女部。显然,这 种父系氏族与母系氏族共存的历史时期是原始社会。自廪君被推为五部酋长后,巴人势力一代代强大起来,至商代中叶,竟威胁着殷商王朝。一些专家学者推断,廪 君是早商时期的人。
  这一论断与廪君“君夷城”诸史述相衔接,与香炉石遗址出土文物相吻合。他应是遗址第6层,早商时期的巴人领袖。
  廪君在这里建立首府是有道理的。他战胜 了盐水女部,这一带的母系氏族虽已过渡到父系氏族社会。但一种社会制度的更替,不是一帆风顺的,下层必然有潜伏的反抗势力,把首府定在巴地与女部之间——夷城,下邻巴人故里,上控新地盐阳,是个理想的建都之处。

  二、巴国第一都

  巴国,随着历史的前进,疆域的扩展,势力的壮大,自周初至战国(公元前841—316年)期间,先后在长阳、恩施、涪陵等地建立过都城。
  夷城(在今长阳渔峡口镇内),是巴子国建立的第一处都城。
   周武王伐纣,依仗巴师的歌舞,瓦解商军的斗志;依仗巴师的勇猛,振摄商军的威风,致令“殷人倒戈”。胜利后,周武王论功行赏,大封诸侯,“以其宗姬封于 巴,爵之以子。”从此,巴方改称巴国,姓姬的巴子,虽然带来一班来统治这地方的官员,但初来乍到,当然是在巴、靠巴、吃巴、管巴,首先占驻巴人的首府:夷 城。
这一断言,不见诸史册,但有五个方面的出土文物可作有力的证明。一是古夷城遗址有丰富的出土文物,二是卜骨,三是墓葬,四是陶玺,五是安州六器(青铜鼎)铭文。
  (一)丰富的出土文物
  香炉石文化遗址即古代巴方夷城所在地。该遗址在夷城中部。一处遗址中深掘7层。其中第4层、第5层为商周时期遗物。这二层共出土文物多达4219件,尤其是其中的国宝陶玺和大量甲骨,那是当年随王伴驾的标记。
  (二)甲骨
   夷城香炉石文化遗址发现的卜骨全是用较大鱼类腮盖骨制作而成。这在我国卜骨发现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最早的甲骨出在遗址的第六层,即早商时期,往后在晚商 和西周时期的文化层中均有大量出土。这说明这里的人们在甲骨的制作和使用上,是连续不断的。占卜活动,似乎有一个从兴起到兴盛的必然发展规律可循。如第6 层出土甲骨3件,第5层13件,第4层17件。(层次自上而下,表面为第一层。)还有一些是被扰乱的,属采集品。
  我们知道,原始社会的上古之 人,非常相信巫觋之言。早期巴人还“无君长,事鬼神。”后来有了酋长,国君,巫觋们就成了王者顾问,殷商王室就有一批有较高知识的人物:巫医和巫史。他们 都代表鬼神发言,指导国家政事和国王行动。巫医能歌舞音乐与医治疾病,用筮法代鬼发言;巫史记人事观天象与熟悉旧典。用卜法代鬼神发言。国王事无大小,都 得请鬼神指导。商王令人将卜辞刻在龟板上,就是甲骨文。他们视此为珍宝。殷墟里的卜片,许多是随着王、后伴葬之宝。香炉石文化遗址中之卜片,虽然质地不同 (不是兽骨是鱼腮)而他们的作用是一致的。巴人的卜骨,贮藏在首脑机关或陪酋长埋葬,这与殷墟商王以卜骨殉葬的重视程度,也是一致的。
  (三)有宗庙陵墓
   《左传》说:“凡邑有宗庙先君之主曰都,无曰邑”。杜注:“宗庙所在,虽邑曰都,尊之也。”夷城有历代首领居住之洞府,也可算原始的宗庙之主了。至于先 人之灵墓,已知者有二处:一为白虎垅,乃死后化为白虎的廪君坟墓。二为1995年发掘的夷城城中的早期巴人墓葬区。新华社湖北分社记者政文部主任唐卫彬于 1995年12月29日,1996年元月5、6两日先后报导:夷城边缘地带早商时期的巴人墓葬区为进一步揭开我国古代早期巴人历史之谜提供了丰富而珍贵的 实物证据。墓葬区位于香炉石遗址东北面一处类似岩屋之下,墓葬叠压多层,为上、中、下三层。其中第三层人骨保存较好。最长的一具人骨架为176厘米,其身 份较高,旁边随葬了一件十分珍贵的早商时期 的大型卜骨和一件大型骨匕(见P.     图二十二)。卜骨原用牛的左肩胛骨制作,是早期巴人遗物的最新发现,全长42厘米,上有大小圆型灼孔一百多个。为我国目前发现的最大卜骨之一。骨匕长 26.6厘米,其用材之巧,形体之大,骨壁之薄和造型之美,为中国考古发现史上同类器物中绝无仅有的珍品④⑤。
  巴墓的随葬品有这样的大型卜骨和精巧骨匕,可知死者身份曾是雄踞一方的夷城酋长。
  这也是“先王之陵墓在焉”的一个证据。当然,这是早商时期的墓葬,距周初时期有五百余年。但这种发掘是配合清江水电枢纽工程建设而进行的抢救性行为,在夷城周围,尚无大规模发掘举措,也不能说“先王之陵墓”缺乏连续性。如果与其他文物联系起来看,这便是国都佐证之一。
   还有一说,也须弄清其原尾。《华阳国志、巴志》说:“巴子时,虽都江州(今重庆巴县)或治垫江(今台州),或治平都(今丰都),后治阆中,其先王陵墓多 在枳(今四川涪陵)。考古学家王善才先生说:“那都是中巴——即巴人中期(春秋战国时期)的事”。台湾成功大学历史教授李冕世先生说:“巴族西迁进入川 境,这应当是春秋战国时期 的史实”。这与我们认为夷城为巴国第一都,并不矛盾。是一种先后关系。
  (四)有酋长瑞信:陶玺
  香炉石 遗址还出土了二枚陶印玺。一为灰黄色,印面为圆形,印文阴刻。径1.9厘米,残长4.5厘米;一为灰色,印面为长椭圆形,印文亦阴刻,印面长径2.1厘 米,短径1.2厘米,残长5厘米。两枚印章均出自第4层,其年代为西周时期。(见插图一:陶印玺印文拓片;另见P.     图十九)专家学者对印文解读无定论。历史、考古学家张政火良 先生认为:该“两印章应是巴人早期遗物,与汉字无关。”
  既然与汉字无关,而巴人又无传世文字(纵有少数字,现时无人破解),那我们就可  以根据印文,联系历史实际来解读了。
  我认为:这两个印章,一个属巴国建国前巴酋长之印,一个是巴子国王之玺。
先 说第一枚陶印。它形似花草,又非花非草。我认为它是一个既不象形,又非指事的示意图。那五个枝杈表示着巴方的五支力量。那弯弯形一笔,正指东北方向,是贯 穿于荆楚之间,抗拒殷商王朝的力量;中间较长的一笔,是清江流域之原廪君及盐水女部;其余为北向和南向五峰、宜都及湖南部份地区的巴方分部。那星散小点, 为各部巴人的附属力量。有地图之意,却又不是地图。
  巴方自廪君被推为武落钟离山五部联盟的酋长以来,廪君收服盐水女部,君乎夷城,其余四姓概 未见于史册,而巴人的力量却已四散扩充。这些势力很可能是巴方黑穴四姓向清江外围开拓的地盘。殷墟 出现的甲骨文中,有七八处提到商军与巴方的战争,甚至商王武丁、妇好夫妇不得不亲自“伐巴方”。这时的巴方,主要指江汉间的一支巴人力量。
  持有这种五姓联盟的瑞信印玺的人,除了五部联合的大酋长还有谁呢?
掌握“印把子”的大酋长所居之地。自然有理由认为它是国都(虽然巴方时尚无国与都的说法)。他们是五姓的后裔,其时代当在商末。这与该陶印出土时代的鉴定相吻合。
   再说第二个陶玺。这是龙虎之首的形象,是截取其特征部份的取材制作法。这是可以讲得通的。印中龙虎背向,其上颌长有利齿的是龙的形象。龙,地球上根本无 此动物,恐龙生活在六千万年前,人类谁也未见过,但却流传着各种龙的传说,陶印的作者发挥想象力。模仿鲛(鲨鱼)形作成,也算难能而可佩的。另一个巨口有 利齿的是白虎的形象。白虎是巴人的图腾,象征着巴人的尊严与权威。
  拥有这个陶印的是巴国第一君,即那个姓姬的巴子。因为周王朝是崇拜龙图腾 的。《易》曰:“飞龙在天”。又曰“亢龙有悔”、“见龙在田”。姬某既奉王命来作巴子,自当崇拜天子所崇拜的龙,何况又是本家向来崇拜的图腾呢?但巴地之 人向来崇拜白虎。无龙不能尊王道,无虎不能服巴人。于是有了龙虎合一的陶玺。但它们也不是平分秋色的。龙口上颌长而厚重,似乎能压倒齿此 牙裂口的虎头,这暗示着:龙压虎,龙居上(加盖泥封或帛印时分上下)。龙虎之口背向,意味着龙与虎不是并列的。
  这也是后世道 教左青龙右白虎理论的素材。
  (编者按:对香炉石遗址出土两枚玺印的用途,有的说用途不明,有的则说是钤印陶器用的,这里说是巴人的首领或国君所用,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五)铜鼎铭文
   “宋宣和戊戍岁(公元1128年),安州六器(青铜鼎)出于孝感之安陆县。耕地者得之,自言于州,以献诸朝。凡方鼎三、圆鼎三,共六器,皆南宫中所作 也。”(薛尚宫《历史钟鼎彝铭款识》卷16卷)学者对此鼎见解不一,湖北大学刘先枚教授撰述的《安州六器考》有许多新见解。台湾成功大学历史教授李冕世先 生将此文和他所写的《附记》寄到长阳。由于原文较长,这里只摘录其与巴人有关的南宫中鼎三首句的阐述。鼎文 “惟王令南宫伐反虎方之年,王令中先省南国串行,治王居夔罅中山,呼馈生凤于王,治于宝彝。”(见插图二:周南宫中鼎三铭文拓片)
  刘教授说: “这个王应即周成王。南宫即南宫中,铭文 姓名错举,盖免于重复。这种错举的方法在《左传》中是常见的。伐反言既伐而返。反(返)何以特举其事?言征伐者生而出,得保首领 而归,其重要性不在出师之下,所以古有“饮至”之礼,以见得胜生还之难得。以伐反虎方纪年,是大事纪年法。西周初期即已然。问题在于虎方的地方,如将虎方 牵附为东方地名,则愈觉其远离实际,如释为南征国土氏族,则左右逢 源”。他在列指诸 家关于虎方地望之非后说:“我认为‘虎方’即‘巴方’,亦即秦汉的‘白虎复夷’,现在的土家族。”李冕世先生肯定刘文提到“虎方”的位置“在今长江三峡中 秭归境内峡谷(所谓夔罅)附近。这是古代巴族集居的地方,以长阳最为恰当。‘虎方’名称的由来,可能是廪君死后化为白虎传说而产生的。它分布在清江流域中 下游一带。北至秭归县长江边,南到五峰县南,周朝沿商人称呼,称这里为虎方。方是方国,就是由渔猎时代进入农牧时代的部落,有图腾,有酋长,有军队,有生 活方式,有社会规范。”
  我认为巴方与虎方虽都是巴人,却也有不同之处,“巴方”是武落钟离山五姓联盟的后人的总称,“虎方”则是死后化为白虎 的廪君的后人。虎方集居在鄂 西清江流域。巴方黑穴四姓的势力则分布在北至江汉之间及西南逼潇湘、渝东一带,清江流域之人至今崇拜白虎,而其他地方之巴人,却有牛、鹰等多种图腾崇拜。 故铜鼎所言之虎方 ,当指清江中下游之长阳。秭归南邻长阳。南宫中自夔罅进军,即自三峡走秭归山谷入长阳。
  铜鼎的“伐反”的“反”字有双重含义。除刘教授所言南宫中全尸而返外,虎方确曾“反”过,不反何以“伐”?周成王是个幼主,国事由贤相周公旦作主。不到不得不“伐”的地步,是不会劳师远征的。
自周武王封巴子国,至成王伐虎方,不过几年或十几年时间,何以父命子更,朝令夕改呢?史书无论述,文物无证言,我们可依据典型的历史环境来分析。
这有两种可能。
   巴人是个强悍、直率的民族,虎方尤其是这样。商末,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华阳国志》说:“巴师勇锐,歌舞以凌,殷人前徙倒戈。故世称之曰:武王伐 纣,前歌后舞也。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封于巴,爵之以子。”这“实得”就是实际得力。巴人在伐纣战争中,立下如此大功,到头来,胜利果实,却被姬氏一个无 名之辈(或许他是王亲)摘去了。巴人的酋长被挤掉,大小官员都是姬家亲信,增加了闲人,增加了盘剥与掠夺,增加了屈辱和负担,巴地虽封了国号,巴人却丧失 了主权。
从历史看,巴国自周初立国至战国时灭亡 ,数百年间,无巴人著述,无巴人历史,更没有像楚屈原那样名垂万世的文豪。而周朝初期,文化就已相当发达,从安州青铜鼎铭文中可见其文字已具有相当先进的 水平。如果姬氏巴子不是大老粗,自当引进文字。纵不肯开发巴人智力,也当以文字记下巴国史实和自己的功绩。巴方曾有过雏形文字,建国后停顿了,连那位姬姓 巴子的印玺也只是个龙虎合一的图章。那时文字传布 范围狭小,知识分子稀少,而周武王派至巴地为王的,大老粗正是合适人选。本来,他被封来的任务,就是来弹压巴人的。周王未得国之时,唯恐属下壮士不勇猛。 既得国为王之后,唯恐属下太勇猛,难以管理,甚至将来会取而夺之。于是就千方百计地削弱他,限制他,甚至扼杀他,消灭他。这是历代统治者的通病,也是周武 王派姬姓巴子来的任务和要求。
  巴人是不好欺负的。对姬氏巴子倒行逆施,群起反抗,或逐其出境,或攻而杀之,于是周成王才命南宫中伐之,此其一也。
  其次,姬姓巴子不按时进贡。“岁贡不入”,由来是天子出兵征伐的理由。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他是周天子的同宗兄弟叔侄,无名小卒突受皇恩而为诸 侯,焉有不感恩戴德 ,及时进贡之理?
   倒是巴人造反诛姬氏巴子的可能性极大。这,从流传几千年的一些民间语言中可窥端倪。一是土家人称虎为“老巴子”。“老”者,长辈之美称也。故父亦曰“老 子”。“老巴子”含有“巴子”的“老子”之意。这反映了巴人对第一位姬姓巴子的不满。你称巴子,那我们的君大爷就是巴子的老子。二是叫男子的生殖器为“姬 巴子”。这是最明白的咒骂语言。
  巴人夺回姬子大权后,南宫中率师“伐反”。胜败如何?史无论 述。从历史看,巴人不仅未丧元气,反而日渐强大,最终为秦所并。估计南宫中与巴国接触后可能有过议和过程。虎方答应称臣进贡,周兵的目的已达到,于是南宫 中铸鼎志功。而巴人首府也由长阳夷城迁往恩施,涪陵等地。往川、滇、黔开拓。
  如果夷城不是巴子国的都城,周武王不会派南宫中率师由周向豫西南进入汉水流域,再由汉水中游单线行军进入鄂西山地,在秭归境的长江峡谷(夔罅)南与虎方接触(李冕世语)。周师绕了个大弯,避开江汉间的“巴方”势力直取“虎方”,正所谓“擒贼先擒王也。”
   最后,让我们引用几个名家名言作结束语,著名作家书法家李尔重书写考古学家王善才先生《清江访古》曰:“巴山巴水巴峡巴王洞,巴人巴族巴国巴文化。”湖 北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湖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王俊峰先生书写《巴人故里》条幅云:“巴国故都夷城香炉石”。夷城为巴子国第一首都,当无疑议 矣!

  注释
  ①湖北省清江隔河岩考古队:《湖北清江香炉石遗址的发掘》、《文物》月刊1995年第9期。
  ②王善才:香炉石遗址出土文物研究专版,《中国文物报》1994年12月18日第3版(学术研究专版)。
  ③罗家新:《浅谈夷城》,《江汉考古》增刊1991年7月。
  ④唐卫彬:《湖北长阳发现早期巴人墓葬区》,1995年12月29日新华社武汉专电。
  ⑤王善才、张典维:《长阳香炉石又有新发现》。《中国文物报》1996年3月24日第1版。